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客服QQ:114297999 合作电话:4000288880
  • 盱眙是我家,文明靠大家!小城盱眙网与您携手共建和谐盱眙、美好盱眙!
查看: 70|回复: 0

清明时节,来一场跟孩子的“死亡教育”的对话

[复制链接]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66
发表于 2018-4-1 09:5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生命与死亡,是我们人人都无法回避的深沉而严肃的话题。

由于社会教育的限制,中国文化中很回避这个问题。回想自己的成长经历,这方面的教育也几乎为零。

记得小的时候,想到死亡时先跃入脑海的念头就是:从此以后,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我了。每每有这个想法时就很害怕,但都会用“死亡离我还是件遥远的事”来安慰自己。

成年后的我也从未主动寻找这方面的相关知识去了解,只是被动地接受自己亲人的离去。



想到要跟孩子进行一次“死亡教育”的对话,还是缘于前不久发生的一个小插曲。

春节期间带孩子旅行,一日和儿子去了酒店里的商场,孩子一直对美食很有兴趣,坚持买了两份手工制作小点心的原料。

回到房间后便自顾自地开始捣鼓起来,那几日带着孩子四处游玩很累就没有去管他。他看说明书上的图片(目前还不识字),然后将一包包的配料拆开、溶解于水,忙得不亦乐乎。

等我再看他时,做好的寿司已经下肚,就发现他的舌头是绿色的,有些紧张,忙问他吃什么了?孩子被我这样一问,连忙跑到浴室去照镜子,然后大声叫着跑回来说:妈妈,我是不是中毒了,我是不是要灭亡了?

我也有些不安,忙去看他刚刚拆封的包装盒上的说明书,看到里面的所有调料包都是食品级的,安心下来。安慰孩子:不要紧,没事的。孩子这次是被吓到了,身体有些微微发抖,冲到浴室用牙刷使劲地去刷舌头。

那个下午孩子都有些忧心忡忡,不时地让我帮他看看舌头还有没有颜色,我一直安慰他,加之舌头渐渐恢复原状,孩子的情绪稳定下来,我以为这个小小意外就此打住。

晚上睡觉时,孩子紧张地跟我说:妈妈,我不会死吧。我忙说:不要乱说,不会有什么事的,你看一下午你也没有什么不舒服。

孩子渐渐入睡了,我也在想:孩子已经有死亡的概念,是否需要跟他谈论这个话题呢?这个小小的意外对他的影响或许比我想象得要严重。

果然,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孩子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:妈妈,我会不会中毒?我知道他还是没有真正从上次的事件中放松下来,也是因为当时自己的解释很苍白无力,并没有消除他对于死亡的疑虑和担心。



我开始郑重地对待这个问题,决定对孩子来一次关于这个话题的对话。这与我而言也是个极大的挑战,没有相关的专业知识,于是我请教了一位心理咨询师朋友。

朋友这样告诉我:

如果我们自己在这个部分没有做好准备,就去和孩子启开这扇门,其实孩子就会用他的潜意识来扰动我们,会问出很多我们没有办法去应对的。如果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超理性,或者是逃避,其实反而对孩子是不好的,反而会有负面暗示。所以我们必须对自己坦诚,我们得做足功课了,然后和孩子很自然地启开那扇神奇的大门,里面一定有很多好东西等着我们。
是的,如果自己都有疑惑又如何跟孩子解惑呢?决定先从自己开始,接受了朋友的建议,买了一本欧文亚龙的《直视骄阳》。恰巧最近在听复旦教师陈果的幸福哲学课,里面也有些部分是关于生命的奥秘的。

大约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去读书,听课,最后在与孩子正式开启对话之前,还是决定采取孩子比较容易接受的绘本的形式,买了本《爷爷变成了幽灵》 (丹麦:金·弗珀兹·艾克松/文)。

选择一个寻常日子睡前时光,这通常都是给孩子讲绘本的时间,我将准备好的绘本拿出来,征求孩子的意见:今晚妈妈给你讲一本新绘本好吗?孩子看看封面问道:这是讲什么的?叫什么名字?我有些犹豫还是将绘本的名字读了出来。

孩子听后摇摇头说,我有点害怕,这个回答让我有点不敢轻举妄动了,内心也很担心:孩子不会听后加重他的恐惧吧。挣扎了一会,我觉得我和孩子都没有做好准备,那晚便放弃了这个话题。

虽然这次的对话没有开启,但至少我开始去了解及探索这个神秘的话题,这个对话一定还会继续的,在我和孩子都准备好的时候,这是我们共同成长的契机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