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客服QQ:114297999 合作电话:4000288880
  • 盱眙是我家,文明靠大家!小城盱眙网与您携手共建和谐盱眙、美好盱眙!

农妇与老人一夜情获几千 让女儿扮警察敲诈近百万

2016-12-30 08:4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9| 评论: 0

摘要: 办案人员在走访调查一位不惑之年的农村妇女,与一名花甲老人发生一夜情,老人为表心意,陆续给了她几千元钱。然而,她却认为这是一个“挣钱”良机,于是,她授意女儿在电话中扮演警察敲诈老人十几次。老人不想让别人 ...

办案人员在走访调查

一位不惑之年的农村妇女,与一名花甲老人发生一夜情,老人为表心意,陆续给了她几千元钱。然而,她却认为这是一个“挣钱”良机,于是,她授意女儿在电话中扮演警察敲诈老人十几次。老人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“丑闻”,次次中招,耗去毕生攒下的三十余万元,又向亲朋好友借了几十万。多行不义的母女二人,最终被抓获归案。

二人有了“特殊关系”

之后,时常在夜晚八九点以后,陈新娜与独自一人在菜店看门的贾卫宏通电话。一次次闲侃,让她倍感慰藉;一个个电话,让她不感寂寞。

河南省西南小县的陈新娜生于1975 年10月,她和丈夫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,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。

陈新娜没读过几天书,七八岁就跟着父母干农活。成年后,找的婆家也是农村的,一年四季在田地里辛苦劳作。

想想自己一个女人家常年这样辛辛苦苦,日子还过得紧巴巴的,陈新娜时常为自己的命运不好暗自流泪,她期待着丈夫能挣大钱。

“一个女人操持十几亩地农活,风里来雨里去,不容易呀!”附近菜店老板贾卫宏对前来买酱油的陈新娜这样说,这让她心里感觉特别暖和。步入花甲年龄的贾卫宏在国道边办菜店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,除了供应各类干菜调料,还经营农村红白喜事所用的包桌菜,服务周边十几个村庄,每年能挣两三万块钱。他热情周到、办事稳妥,口碑不错。贾卫宏对经常来菜店买东西的留守妇女陈新娜特别关心,在结账时时常给予照顾。

“咱们互留个电话号码吧,有啥需要方便联系。”2014年夏季的一天,陈新娜在贾卫宏的菜店闲聊时,主动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存在贾卫宏的手机上。

之后,时常在夜晚八九点以后,陈新娜与独自一人在菜店看门的贾卫宏通电话。一次次闲侃,让她备感慰藉;一个个电话,让她不感寂寞。

一天,她向贾卫宏提出借400元钱给孩子交生活费,贾卫宏爽快答应,让她来菜店拿。

10月的一天夜晚,陈新娜推开了菜店的门,躺在了贾卫宏的身边。

自从二人有了特殊关系,隔三差五,贾卫宏会往陈新娜手里塞点钱。

情人成为“小金库”

陈新娜想:“他给我钱,我陪他睡觉,各有所得,怪好。”之后一段时间里,二人总是隔三差五住到一起,陈新娜也就隔三差五编个理由要钱。

小时候,陈新娜家里姊妹多,作为最小的孩子,她并没有享受到父母“大的亲,小的娇”的特殊呵护,小学没上完便跟着妈妈学习料理家务。

1995年,陈新娜嫁到70公里外的偏远农村,丈夫不务正业,四年婚后生活,家庭战火始终没有停息。

在饱受丈夫打骂屈辱之后,陈新娜结束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婚姻,唯一的女儿留给了前夫,她踏上了南下打工谋生之路。

在广州的日子里,追求陈新娜的人不少,但她对男人始终存有戒心。2002年,忠厚老实的老乡朱铁林走进了陈新娜的心里,成为她的第二任丈夫,两人生了一个儿子。

陈新娜在家种田,丈夫常年外出务工,只有在庄稼收种时才会在家待些时日。在陈新娜的印象中,家里的钱总是用在必须要花的地方,自己想买些漂亮的衣服与化妆品是不可能的。

“他给俺几次钱了,以后再问他要,不知他还会不会给哩?”陈新娜一心想让贾卫宏成为自己的“小金库”,于是,她以父亲摔伤住院需要钱为由向贾卫宏借钱3000元,贾卫宏二话没说便给了她。

陈新娜想:“他给我钱,我陪他睡觉,各有所得,怪好。”

之后一段时间里,二人总是隔三差五住到一起,陈新娜也就隔三差五编个理由要钱。

2015年5月,陈新娜17岁的女儿莲花带着礼物来家里看她,陈新娜特别高兴。她带着女儿到县城买了几身漂亮的衣服,这让女儿十分开心。近几年,莲花大了,能够坐车来妈妈家玩,妈妈在花钱方面总是抠门,这次,妈妈却出手大方。

“妈,弄啥发财了?”女儿的问话,让陈新娜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绯红。

“发啥财,卖点粮食嘛!”陈新娜的内心泛起波澜。

母女联袂“演双簧”

女儿沉沉睡去,陈新娜却没有睡意。她想想自己轻而易举就要来了几千元钱,对比平时卖粮食挣几千块钱,这是何等的容易。一刹那,拉女儿“演双簧”的想法冒了出来。

夜晚,陈新娜母女俩同榻休息。多年来,埋藏在彼此心里的话,都一个劲儿抖搂了出来。女儿诉说母亲当年的狠心与后娘的薄情,母亲表白自己的无奈与生活的艰辛。二人时不时啼哭抹泪。

女儿的委屈让母亲心伤,女儿的懂事让母亲宽慰,女儿的孝顺让母亲开心。陈新娜觉得,自己要攒下一笔钱,将来等女儿出嫁时,用丰厚的嫁妆好好补偿一下对女儿的愧疚。

女儿沉沉睡去,陈新娜却没有睡意。她想想自己轻而易举就要来了几千元钱,对比平时卖粮食挣几千块钱,这是何等的容易。一刹那,拉女儿“演双簧”的想法冒了出来。

“我怀孕了,你的!”第二日,陈新娜来到菜店跟贾卫宏说。

默不吱声的贾卫宏悄悄塞给陈新娜2000块钱,“做了吧,可千万别让俺老婆知道。”陈新娜心里暗喜,十里八屯都说贾卫宏怕老婆,原来是真的呀。

“2000块太少,得一万。我四十岁的人怀孕,要受多大的罪?一旦让俺男人知道,还不打死俺!”当天夜晚,贾卫宏将一万块钱给了陈新娜。

又过了三天,陈新娜在电话中对贾卫宏说:“我流产的事让俺男人知道了,他要到南阳公安局告你强奸!”

贾卫宏顿时吓出一身冷汗,自己六十多岁的人了,子孙满堂,这事闹腾出去老脸往哪儿搁?他无比后悔。

当天晚上,陈新娜对女儿说:“有个老头欠咱家钱,多次要账,他总是拖赖,你以公安局的身份给他打电话,让他还钱!”

“这能行吗?”一开始莲花很犹豫。看到母亲点了点头,她答应了。

“你好!我是南阳公安局派出所所长王曼,有人告你强奸妇女,你花钱消消灾算了,给陈新娜指定的账户上打两万块钱!”贾卫宏被“女所长”的电话吓坏了,连声答应“一定照办!一定照办!”

第二天,贾卫宏取出存折里的两万块钱,打在了陈新娜丈夫的账户上。

陈新娜与女儿庆贺“合作”的成功,母女俩炒了几个菜,买了瓶红葡萄酒,吃了一顿好饭。饭后,陈新娜给了女儿200元零花钱。

震惊全家的秘密被揭开

陈新娜这边,整天沉浸在自己高明的挣钱“良策”中,她把要来的钱放在床下面,时常在没别人的时候就拿出来数一数,开心极了。

没过几天,陈新娜让女儿故伎重施。贾卫宏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又给陈新娜打了6万元。

不知不觉,贾卫宏多年攒下的三十余万元积蓄全花空了。每当陈新娜要钱,他只好借债。

而陈新娜这边,整天沉浸在自己高明的挣钱“良策”中,她把要来的钱放在床下面,时常在没别人的时候就拿出来数一数,开心极了。

贪欲之门一旦打开,将无法关闭。陈新娜只要哪一天心血来潮了,就让女儿给贾卫宏打电话要钱。

“你要不打钱,我让人开着警车到你们家里抓你!”“你的事情闹大了,要不想坐牢,就按要求打钱!”莲花仍以“派出所女所长”的口吻在电话里要贾卫宏打钱。陈新娜也借机给贾卫宏说具体的打款数额,并声称是“王所长”要的钱,“王所长”正在帮忙消除影响。

莲花每次帮妈妈要钱,总能得到100元或200元不等的零花钱。

2016年2月,莲花看到外出务工返乡的朋友用的手机都很酷,自己也想换成苹果的,但她没有钱。于是,她试着给贾卫宏打电话称,“上边(公安机关领导)还需要你打2000元!”并将朋友的银行卡账号给了贾卫宏。隔了一天,莲花真的收到了钱。又过了两天,莲花再一次给贾卫宏打电话,贾卫宏借了几个人的钱才凑够5000元,并打到她指定的账户上。

贾卫宏也时常怀疑“王所长”的电话,但终因自己是文盲,没见过啥世面,又不敢跟家人讲,只能一个人忍受着煎熬。在九个多月的时间里,他落入了陈新娜母女编造的再普通不过的圈套,向58家亲戚朋友借款60多万元,分十余次打给了陈新娜的账户上,或直接交到陈新娜手中。

贾卫宏声誉好,大多数人借给他钱是不问原因、不打借条的,少数人问起借钱用途,贾卫宏以到外乡进菜车子撞伤了人等理由搪塞。

2016年春节,贾卫宏的儿子听人说父亲借了不少钱,他回想年前一段时间父亲经常外出串门,以及年关进菜数量不多等种种迹象,于是与母亲一起询问父亲。当贾卫宏跪在地上边哭边抽自己的耳光时,一个被敲诈90余万元的秘密被揭开了。

3月2日,河南省西峡县公安局接到报警,将陈新娜抓获归案。3月9日,莲花归案。想想今后的铁窗生活与12岁的儿子,陈新娜懊悔到了极点。

不久,陈新娜突然高烧,不省人事,被送往医院,医院诊断为癔病。一个月的治疗,她也未见好转,不知饥饿,不知大小便,类似植物人。

癔病原为诈病

办案警察在陈新娜家不远处碰到其丈夫朱铁林,遂将其控制,并用他身上所带的钥匙打开他家房门。眼前的一幕让警察大为震惊:陈新娜正在房间里陪儿子聊天。

公安机关冻结了陈新娜丈夫的账户,排查了陈新娜是否另开其他账户,并搜查了其老屋新房,发现陈新娜丈夫朱铁林账户上的钱在案发前已仅剩几万元,陈新娜本人并未开任何账户,她家里也仅有1.9万余元。陈新娜开不了口,丈夫在家既不当家又不管钱。追寻钱款去向成了办案的当务之急。

检察机关引导公安机关补充侦查,完善证据,并建议采取技术手段鉴定其是真病还是诈病。4月初,检察机关办案人员走访附近群众获悉,陈新娜家整天大门紧闭,夜里能听到她家里有女人的说话声,很像其本人。

7月的某天夜晚,办案警察在陈新娜家不远处碰到其丈夫朱铁林,遂将其控制,并用他身上所带的钥匙打开他家房门。眼前的一幕让警察大为震惊:陈新娜正在房间里陪儿子聊天。当准备对其采取羁押措施时,她又表现出不睁眼、不说话、叫不醒的症状。

“她有没有刑事责任能力,必须让法医来鉴定。”9月6日,公安机关将其带到南阳市第四人民医院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。鉴定结果陈新娜为诈病,具有刑事责任能力。

贾卫宏为了筹钱,编造出自己“出了车祸”“周转生意”等谎言,向亲戚朋友求救,先后借款60余万元。6月18日,贾卫宏因涉嫌诈骗罪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。

11月17日,西峡县检察院以涉嫌敲诈勒索罪,对陈新娜、莲花提起公诉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文热点

返回顶部